我恨你

訳もない痛みを想像してみよう

感谢IEP的推荐!!!🙏
我画画太辣鸡了
唉无所谓了

我只希望你们能看看我
就这么难吗

‖ Painkiller


你这个废物!!

——第无数次的闪回。

你他■的听不懂人话吗?不打你就不长教训是吧?真恨当初没把你■死!!

桌上的书,劈头盖脸地砸过来。

我……没有……

无力辩驳,脸上身上仿若真实的痛感。险些被突如其来的晕眩击倒,耳畔传来持续不断的嗡鸣,胸腔像是要炸开似的。

又毫无预兆地开始了。好难受。想要求救。想要撞墙。想要杀掉谁。想要去死。死掉就解脱了。一切都结束了。内心深处有某个声音在嘶声尖叫着、重复着无意义的支离破碎的字眼。我的刀......。刀在哪里?

在抽屉里。

好难受,想要解脱。求你了。

求你了。

用力地刺向手腕、如释重负地看着鲜血飞溅。好痛,透明,对不起。明明答应过不再做这种事,但我已经没有精力做多余的思考了。我只想让这一切停下来、让那个人的影像尽快从我的意识里滚出去,怎样都好。就算意识内充斥着的只有疼痛也没关系。无论刺下去多少次也没关系。因为是流淌着那个人肮脏血液的垃圾身体所以没关系。好痛,对不起。烟花很漂亮。明明之前答应了和你一起去看烟花,为什么现在的我居然在这里发疯呢。

你一定会讨厌我的。

我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喘息,像是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。殷红的血液缓慢地顺着袖口流下,滴在桌面上。被划破的手臂上旧的伤疤与新的伤痕相互交叠,早已变得惨不忍睹,如此丑陋可怖的样子。你一定会讨厌我的。

已经失去“变好”的资格了。

我仍被困在某个地方,缝补自己的碎片。

病院pa的一个分支
啊 超喜欢(…)

枯了 为什么比我厉害那么多的神仙画手 都抑郁
而我根本就是个没有任何才华的垃圾 画画永远下笔一团稀烂 不知道自己在画什么 为什么我还好好的没有得病 我觉得应该把她们的病给我 这样才公平 真的不想看到如此优秀的人丧成那样 明明不应该承受这些的 靠那种我一辈子都得不到的才华 明明可以活得更好

码一下设定2.0 基本上只有性格的部分 世界观还在施工中所以随时可能修改!!
*其实设定都是写来给我自己看的防止官方吃书(…)所以不用太在意
*配图属于IEP 人物属于我

■晓月

年龄:15岁(死亡时)
身高:165cm
生日:03.11
发色是很深的红色,有着细长的下双马尾(注:比图上的要长一些)。红瞳。

死后世界的居民,因为不知名原因未能成形的半怨灵。

死亡前的几年就已经在长期压抑的环境下罹患PTSD,在主线剧情中好转了一些,却仍然饱受疾病困扰。受到和心理阴影相关的刺激时会发病,并出现无意识的自残行为;恢复清醒后又会觉得之前的自己很不可理喻。
为了遮住前臂上的伤痕而缠了绷带。
在扭曲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因此性格也变得扭曲,会随意地把“杀”和“死”之类的字眼挂在嘴边。
睡眠质量很差,经常做噩梦。
表面上温柔无害,却有着尤其狠戾的一面。
典型的缺爱型人格。内心深处渴望着别人的关心,别人给予她的善意都会被她加倍奉还。反之,一旦被视作敌人就会进入很危险的境地了。
总是和他人保持着礼貌的距离感,原因是“自己会吓到别人”。唯独在透明面前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如果有人愿意送给她东西的话,会很小心地珍藏起来。
防备心强,不容易和人敞开心扉。对来自他人的恶意有着很强的直觉。
剧情前期和透明关系较差,把招惹透明当作一种乐趣。被她称呼为“神经病”,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在和透明相处的过程中两人逐渐变得相互理解,终于被透明攻略,性格也开始受到她的影响而改变。(被攻略后反差萌(。
家务万能,做饭很好吃。
爱好是做手工和收集小型刀具,但只有最常用的一把小刀被她作为随身物品带着,非常珍惜这把刀。
因为父亲酗酒的缘故,十分讨厌酒。
除非是对心理医生或最亲近的人,否则不会提起自己的这些经历,会用各种方式岔开和过去阴影相关的话题。

‖背景

童年长期沐浴在父亲的暴力之中,性格软弱的母亲最终精神失常,离家出走,从此再无音讯。
生前是在年级里排名前列的优等生,但因为精神有问题而被同学惧怕,一直无法和他们搞好关系,只有夜灵愿意和她搭话。曾对她产生过好感。
在单箭头夜灵的那段时间曾试图杀死和她关系不和的同学(未遂),忍无可忍的夜灵表达了对她的极度失望,并疏远了她。
同天夜晚遭遇父亲施暴后被锁在房间内,因为唯一的精神支柱离开自己而万念俱灰,割腕自杀。

码一下设定2.0 基本上只有性格的部分 世界观还在施工中所以随时可能修改!!
*其实设定都是写来给我自己看的防止官方吃书(…)所以不用太在意
*配图属于IEP 人物属于我

■透明

年龄:15岁(死亡时)
身高:166cm
生日:05.13
长度过耳的银白色短发(两侧各挑染一绺黑发),紫瞳。

死后世界的居民,是亡灵警卫队的一员。

强势的努力家,常识人担当之一。
似乎很少能看到她的笑容(比起面瘫夜灵还是要好一些的)。
有着过分要强的性格,对自己要求很高,潜意识里经常将自己与他人作比较,一旦做不到令自己满意的程度就会变得沮丧。
由于童年经历的原因,最害怕的事是“泯然众人”。讨厌别人用“平凡”、“平庸”之类的词来形容自己,在这方面始终无法与自己和解。对过去的自己抱有相当嫌弃、甚至想否认那是自己的态度,染发也是为了“摆脱过去卑微的影子”。
不喜欢别人调侃她的名字(其实已经对此麻木了)。
在处理正事上很是严肃认真,但并不是时刻都精神紧绷的状态。私下里也会用一本正经的表情开玩笑和吐槽,给人留下“原来你也有这样一面”的印象。其实很享受和朋友同聚的时光,因为她们不会让自己感受到被动与人比较的压迫感。
平时为人正直,但并不算什么老好人,在人际交往上也不像雨川那样好脾气,她的耐心和温柔只会留给重视的对象。
剧情初期和晓月十分不对付,时常吵架,称呼她为“神经病”,但在亲眼看到她发病的场景后意识到这样太过冒犯,于是改成了“晓月”。
两人关系转好后,基本都是心照不宣的互怼和互相调戏了。
男友力超高,看到女孩子哭会变得不知所措。
主线组武力值担当之一。有着不良少女般的气质,甚至会在初次搭话时把胆小的女生吓到。实际上是个从不惹事安分守己的好孩子,在生前也是最受老师喜爱的优秀学生。
很喜欢黑咖啡,被晓月吐槽“你怎么像个中年大叔一样”。不喜欢巧克力一类味道很甜的东西。
唱歌会跑调所以基本不会开口唱歌(反差萌)。
习惯于中性化的打扮,经常会戴着一副黑色半指手套,这也是她的标志性物品之一。

‖背景

幼时曾经是个懦弱又自卑的孩子,因为自己天生的低存在感体质而屡屡受挫,就如同透明人一样。小学同学雨川是唯一能够无视她的特殊体质并愿意和她交朋友的人。
在家人和亲友的关怀下,透明逐渐变得坚强起来,凭借自己的努力形成了现在的帅气性格。
有着思想较为开明的父母,尽管在家庭中难免有磕磕绊绊,但对比很多人来说仍然是足够幸福的成长环境。父亲是摄影爱好者,生前的透明想过继承他的爱好,却因为认定自己没有才能而放弃。
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遭遇不幸,被坠落的钢筋刺中,当场死亡。她始终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疏忽的错,对此感到非常自责,不敢再去面对自己的父母。
对雨川充满正能量的性格抱有憧憬,希望拥有她那样“能够拯救其他人的能力”。